您的位置: 灵武信息网 > 美食

长恨来迟 第六章、席绾灯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2:27

长恨来迟 第六章、席绾灯

随着师尊两个字出口,长恨阁殿前,一片寂静。

所有人的视线中均是带着不可置信,呆愣愣地看着重新落回了试炼台上的居然和古不繁两人。

原先以为,居然开口说让这女子成为入门弟子不过是戏说,且古不繁定是会出口阻拦,却没想,竟是当真了?

一时间,那千人的弟子,身子均是僵在原处没有动,每个人的眉眼处皆是透出了丝丝缕缕的不甘心。

现在细想来,古不繁作为长恨阁的长老,又怎会伤及自己的弟子?一切,不过是对那个女子的试炼罢了。

渐渐地,众人自然是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不甘心的情绪却也是由此愈发扩大了。

若是当时出手仙气抵抗,此刻那占了入门弟子席位的,怕就是自己了吧?

几近每个人心头,皆是这般想着,几番不平,心有不甘。

卫絮的身形很快便向自己的站位走去,面上的翩然笑意没有丝毫的遮掩,似若带着星辰的眼中满是雀跃,步子停在了墨风禾的面前,面若温煦春色,声音压得极低:“风禾!”

虽只有两字,话语里,却是掩盖不住的兴奋之意。

墨风禾双手猛地伸出,一把拉住了卫絮的手,眼中是丝丝缕缕的担忧:“可有伤到哪里?”

不繁师叔所有的仙诀墨风禾皆是看在了眼里,那般强度,如此可怕,她怎会不担心阿絮?

“无妨无妨,你瞧,我可好着呢,风禾不用担心。”

卫絮生性活泼开朗,墨风禾则是内敛寡言,这般不相像的两人,却是自小便相处地极好,此番来参加入门弟子的选拔,便是卫絮陪着墨风禾所来。

而墨风禾所来,却是因为自己父亲的希冀。

死死地拉着卫絮的手,墨风禾的眼里是担忧,心绪上,却是如同被尖锐的东西划开了一道细微的小口子,虽说几近看不见,却是一阵一阵地泛着痛感。

拉起卫絮手的一瞬,墨风禾意识到,自己虽替阿絮欢喜,但内心最深处,分明……有一道裂缝,不断地透出了名为嫉妒的气息。

“风禾,下面的试炼定会难度加大,你尽力便好,可千万不能伤了自己。”

卫絮翻手一动,拉住了墨风禾的手,话语中,字字都透着关切,那关切,由心而出,没有丝毫的杂念。

墨风禾嘴角的浅笑微微一颤,感受到了卫絮的关心,将脑中的思绪全部甩开,冲着女子扬了扬温煦的视线:“好。”

殊不知,便是墨风禾自己都未意识到的内心深处,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已然缓缓滋生而出。

“小寒侯山茶司席绾灯,见过师傅,见过不繁师叔!”

良久的寂静中,女子声音带着些高扬尖锐,穿透力极为深厚地落下,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声音响起的一瞬,古不繁的眼神泛起一丝浅薄的厉光,看向了那个虽同样一身长恨阁弟子服,浑身却是透着一股子捉摸不透凌厉气息的女子,背在身后的手,缓缓地腾起了丝丝缕缕的黑色仙气。

居然的面上始终噙着浅薄的笑意,听到席绾灯的话,自然是转过眸子,扬起泛着温柔笑意的眼看向了席绾灯:“何事。”

两字出口,娓娓而落,悠然空灵。

席绾灯的视线便是在对上居然那双分外清透的眼时,所有在口边的话顿时消散,眼中,只映入了那道白金色衣袍的身形。

那眼神,复杂却又赤裸,泛着一丝灼热的光,看着了居然的眼。

居然的眼里是始终不变的温柔光亮,似是星辰一般,静静地看着席绾灯,唇边,是一抹儒雅的笑。

席绾灯似是看呆了一般,脑海中所有要说的话皆是消失殆尽,行礼的双手也是僵住,久久未动。

且只一眼,古不繁背在身后的双手便腾起了越发浓郁的墨流,脚步也是缓缓上前,走到了居然左前方的位置,神色冰寒厉厉,重重地凝了视线落在了席绾灯的身上:

“师傅在问你话,你的规矩呢?”

规矩二字尤为重声,古不繁的双手缓缓从背后而出,带着丝丝缕缕的墨流,挑了挑自己落在胸口的发。

她是女子,且已然活了两千岁,什么样的是是非非她没有遇到过?怎会看不出来这小丫头看向居然的视线是何种意味?

古不繁的声音听似没有什么异常,可唯独席绾灯能够感觉到,那声音里分明带了墨流之气,直冲向了她的耳朵,一阵灼热。

瞬时间便回了神,席绾灯的视线快速收回垂下,双手再次行了一个浅礼,平息下自己的声音,高扬而出:

“弟子拙见

,惊蛰侯弟子卫絮,不若才通过第一轮试炼,便有了入门弟子一席之位,这般选拔之法,恐,不能服众。”

席绾灯的话语听着虽格外规矩且语调极为诚恳,可若是细细听去,话语中的每个字,皆是带着针刺,且几近皆是在针对古不繁。

卫絮退回到她原本的站位上,视线自然而然地便投向了那个前方开口的女子身上,单单从背影看,女子的身段极为姣好,且透着了清冷的气息。

卫絮的眉头微微一动,袖中的双手缓缓地攥了起来。

她自然知晓,自己不过在不繁师叔的仙阵下侥幸逃过了几轮,便得了一个入门弟子的席位,怕是在场的这千人,皆是不会服气。

感觉到周遭投看向自己的眼神,卫絮的视线缓缓抬起,却是看向了试炼台上的两人。

“小寒侯的人,都是这么不懂规矩的吗?”

古不繁手中的墨流腾起地越发浓厚,话语出口,格外清冷,是古不繁一贯的厉稔。

席绾灯的视线垂着,眸中滑过一丝恶毒的光,若不是父亲的吩咐,此刻的她哪里会跪在这处受这老女人的气?

脚步缓缓踱了踱,古不繁扫视过跪着的女子,凌厉的剑眉重重一挑,黑色的墨流随着她手中的动作一个飞起,直直地冲向了席绾灯,瞬时,将女子锁在其中。

随着古不繁双手的动作扬起,墨流的灼热气息愈发明显。

古不繁声音清透,泛着十足的寒意:

“我向来是非公平,你若是能受的住我同样的仙阵,那这入门弟子的席位,便许你一席。”

济南血管瘤医院在哪块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需要多少钱
济南血管瘤医院近哪个公交站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大概需要多少钱
济南血管瘤医院地方在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