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灵武信息网 > 历史

妙手狂医 第1433章 拳与权的较量

发布时间:2019-09-24 17:27:13

妙手狂医 第1433章 拳与权的较量

所有人都被叶天的狂妄给吓着,二十亿?让马老太太赔?抛开别的不说,现在就是他叶天的不对,带人冲进来,还伤了那么多人,现在倒好,他还有理?竟然还敢狮子大开口的让人家赔他二十亿?做人不能耻到这个份上。

叶天的行为让一边的郑忠仁等人明白一个道理,没有耻,只有耻。

回答叶天的是一声枪响,一声带着挑衅的枪响。

子的目标不是叶天,而是他旁边的一个兄弟。

看着又一个兄弟倒在血泊中,叶天双目开始赤红,开枪的又是刚才那家伙,那个站在马老太太身边的男人。

叶天双眼赤红的速度越来越,转眼间就如入魔一样,双眼通红,很是吓人。

看到叶天双眼的人都暗自震惊,没人知这是怎回事,好端端的为何会眼红?而且还是那种艳红的颜色。

难道因为愤怒而造成?那得是多大的怒火?

就连马老太婆也被吓着,叶天那个眼红的状态让她内心暗自一颤,有种莫名的恐惧,她也不知恐惧是来自于哪里。

“你该死。”叶天盯着那开枪的家伙,面目狰狞。

不待众人反应过来,叶天动了,连续被杀三个兄弟,已经让他怒到顶点,让他忍可忍。

狂风掠过,众人眼前一花,紧跟着,就见叶天冲到马老太婆面前,这将在场的人都吓得惨血色,谁敢保证叶天会不会对马老太太动手?

所幸的是,叶天并没对马老太下手,而是目标直指她身边那个保镖,那个刚刚开枪的家伙。

等众人回神过来时,叶天已经得手,只见他单手捏住对方脖子,直接将对方撑起,仿佛在叶天眼中,对方此时就是只小鸡。

就那样单手直接将对方从地上拎起,可想而知力道有多,叶天这一手彻底震住在的所有人,包括马老太婆在内。

“老弟,别冲动。”郑忠仁率先反应过来,开口大声,叶天倘若杀了对方,只会让状况变得恶劣,变得不可收拾。

对方脖子被叶天捏着,丝毫法动,法反抗,完失去抵抗能力。

叶天这手露得漂亮,霸气!

成功控制住对方后,叶天杀气腾腾的看着对方,“你不该杀我兄弟。”

末了,叶天又扭头朝着四周扫了圈,后将目光定格在马老太婆脸上,“杀我兄弟者,死。”

话落,叶天右手一用劲,只听到咔嚓一声,硬生生的将对方脖子捏断,当众杀人。

松开手掌,那个被叶天捏断脖子的家伙软软倒地上,完失去生机。

杀人后的叶天并不紧张

妙手狂医  第1433章 拳与权的较量

,冷漠地看着马老太婆,带着挑衅。

郑忠仁暗暗叫苦,眼下这事已完超出他的控制,远远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地方小主任所能处理,那位老太太是谁?

重要是,叶天如今天已暂时离开国安,换言之他没有权力随意杀人,就算有,也不可能随便杀人,要知他杀的那个可是马老太太身边的保镖,而马老太太的身份又是何典高贵?

开弓没有回头箭,叶天并不后悔,杀完人后,他大声道:“还有谁?还有谁要来?”

没人说话,没有吭声,部被叶天这种野蛮霸道凶狠的手段给震住。

对叶天所带来的那一批手下而言,他们脑子里只有想到两个字,解气,热血在沸腾,在燃烧,在咆哮。

这么多人中,要数马老太婆的表情不自在,当然,东城的几套班子同样好不到哪去,在他们看来,这是叶天给他们找难堪,找事做。

通红的双眼盯着马老太婆,那样的妖艳,“我在你面前杀人了,你有什么表示?”

挑衅!

这是赤果果的挑衅,没人认为这是叶天在开玩笑。

“你们看到了,还需要我提醒吗?”马老太婆厉声大吼,这话不是对叶天说,而是对东城那几套班子说。

叶天一声冷笑,笑对方的知,笑对方的耻,冷笑过后的叶天再次动了,身形一闪,不待众人反应过来,他将马老太婆旁边的另一个男人的脖子捏住,而对方正是刚才暗示叶天可以用其它方式来为今天所犯的错而弥补的家伙。

咔嚓!

声音清脆,响亮,同时也让人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叶天如法炮制的将对方杀掉,那么一会儿功夫,他已连杀两人。

松手后,叶天对马老太婆说道:“我又杀人了,你怎么着?”

“杀一人是杀,就今天这样,杀一人也不可能身而退,既然这样,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很多人都为叶天捏了把汗,都被他的疯狂给吓着。

“有意见吗?”叶天又问。

“抓起来。”马老太婆终于失去镇定,被叶天连连打脸,已让她忍可忍。

她的一声令下,那个大校马上手一挥,指示士兵上前将叶天抓起来。

叶天笑了,这次,正当大家以为他会再次动手时,可偏偏却出乎意料,他没动手,反而高举着双手。

郑忠仁纳闷,弄不明白叶天想做什么,这可不是他的作风,会乖乖举手被抓?他应该知道,今天闯这么大的祸,一旦被抓,后果将会是什么。

就连马老太婆也弄不懂叶天的意思,这么合作?从他叶天刚才那种种做法,杀人如麻,不像是个怕死的人。

叶天并不知道,这么一会儿功夫,因为这里,上面已经乱作一团,有人高兴,也有人大骂,有人担心。

接下来,毫悬念的,叶天被带走,这货也不知自己被带到哪,只是知道在车上经过一多小时的折腾后,他被带到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

坐在那的叶天并不着急,聊之际反倒哼起只有他才能听得懂的小曲,今天这事,他不后悔,马锋没找到,让他多少有些遗憾,马锋肯定在别墅里面,那些大兵来得太早了点,再迟来几分钟,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冲进去,兴许就能将马锋从别墅里头抽出来。

在那密室一呆就是数个小时,等东西被没收,叶天也不知自己到底在里头呆了多久。

几个小时后,密室那道重厚的铁门终于被推开,与此同时,一直漆夜如夜的房间也亮起灯光。

叶天并没回头,而是稍稍抬头,微皱着双眼看向头顶那束剌眼的光,在黑夜中连续呆了那么久,这会都让他很不适合。

“怎样?一个人在这能冷静思考吗?”身后,一道声音响起。

听到那声音,叶天就知是谁来了,动动双手,“挺不错的。”

李老头走到叶天面前,神情是又气又奈,“小哥,这把你玩得够大的。”

“谢谢你能来看我,老爷子,你这份心意我领了。”叶天答非所问。

李老头苦笑:“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叶天耸耸肩:“外面的世界是怎样,跟我已没有多大关系,人家尽苦心把我弄到这来,明摆着不想让我从这里出去,你说,我还能怎么着?”

“你倒挺乐观。”李老头又气又好笑。

“没办法,如果你像我一样,也会同样如此。”

“开出你的条件吧。”李老头说道。

叶天懒洋洋的抬头:“他们让你来当说客?”

“是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事能解决。”

“老爷子,你回去告诉他们,就说我还没想好。”叶天说。

李老头眉头一皱:“这么说你要拒绝?”

叶天不答反问:“你很生气?”

“我生什么气?担心你玩得太过。”

“哈哈,你说对了,这次我就打算玩尽它。”

对方沉默一会,说道:“好吧,我知你不打没把握的仗,可我还要提醒你,注意尺度,千万别阴沟里翻了船。”

“放心,我知自己做什么。”末了,叶天又道:“老爷子,能让人给我送顿吃的来吗?我饿了。”

李老头嘴角阵阵抽搐,瞧这小子那吊儿郎当,淡定自如的表情,李老头就知道,为何自己孙子会玩不过叶天,别的不说,光是这点就远不如叶天。

李老头走后不久,果真有人送来香喷喷的食物,叶天顾不上风度,开始狼吞虎咽,横扫千军,反正在这里要风度也没啥用,又没人看到。

叶天正吃得正兴,大铁门又打开,这货稍微抬头,拿眼朝对方夹了下,然后继续他的光盘行动。

朱剑朝叶天竖起大拇指,“强,哥们,你真强,瞧你那吃相,有滋有味,不受地方影响,佩服,十分佩服。”

叶天扔掉手中的鸡骨,白了朱剑一眼:“你想来看笑话?”

朱剑呵呵笑:“还别说,挺有意思的,你叶天是谁?谁敢这样对你?”

叶天打了个饱嗝,伸着懒腰后摸着肚子:“还是吃饱了舒服。”

“唉!”朱剑叹了声,“我终于明白自己哪点不如你,换成是我,绝不可能如此淡定。”

“外面乱了?”叶天答非所问。

朱剑愕然,随后狂点头:“乱了,大乱了。”

“嗯。”叶天应了声,一副胸有成足的模样,“让它乱吧。”

“兄弟,你的机会来了,难道你不知吗?”朱剑压低声音问道。

叶天瞟了朱剑一眼,莫名其妙说了句:“我想弄清楚一个问题,拳与权,哪个厉害,你说,哪个厉害?”

朱剑:“……”

本書首发于看書惘

广元治疗阳痿费用
江苏性病医院费用
宜春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看病贵不贵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专家门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